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风采 >
人物风采

北洋数学人|吴天昊—我只是个爱读书的普通数学人

2018-05-30    

 

引子:我院2016级数学与应用数学1班吴天昊同学在“北洋诗词大会”取得第二名的优异成绩,故请其做此文,探讨诗书之趣。
 

很多时候,我们喜欢用一个人少年时的经历来印证他现在的发展,以达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”之效。但说实话,我并非出身什么诗礼簪缨之家,也未读过缥缃万卷,我从小到大到现在只是一个略微爱看一点书的普通人而已。

小时候我其实是不怎么愿意读书的。家里的长辈们喜欢说书中有“黄金屋”“颜如玉”这个那个的,说“方为人上人”,但是当时我的眼里只有“苦中苦”了——密密麻麻的字,一知半解的话,再加上一些玄而又玄的道,又是诚意正心又是修齐治平,实在让我没什么兴趣。

不过后来我开始觉得读书是有用的。初中的时候,学校组织读书分享会,我去分享了一本我自己都不懂的书,好像是《鬼谷子》,我背了里面几句玄虚之语,结果老师还夸奖了我一番,是很出风头的事了。我当时想着,我要多读些书,要看上去就和别人不一样,平时侃上两句别人听不懂的,显得自己本事不凡。

但是,再后来我又觉得读书也是没什么用的。如果单纯为了和别人侃,又何必去遍览全书。比方说,想讲“执子之手”,何必读《击鼓》;想说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,何必读《长恨歌》;想说乱世佳人,何必去读《飘》。再者说,一些书看过也没法当谈资,没法去和别人探讨什么,只能满腹不合时宜,只能感叹“究复何用”了。

然而,最终我才意识到,读书其实并无有用无用之别,所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。当你在诗词歌赋,古今中外间穿梭流连时,当你不去想这有什么用时,实则正是有用之时。你会感慨“自古同悲辛”,会钦佩“生死安足论”,会同喜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会叹息“惨惨柴门风雪夜”,会高呼“古来圣贤皆寂寞”,会沉吟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……而当你看到云霞满天,山水清幽,大千世界,万千气象,也自会想起你捧起书卷的那个午后。

书中可能没有“黄金屋”“颜如玉”,读了书可能也当不了“人上人”,可能也带不来什么荣誉。千古文章的背后,有名满天下者,亦有潦倒困顿者,有煊赫一时者,亦有因之速祸者。然绳绳未绝,浩然之气,亘古及今,凌贯日月,此圣贤之化也。藻饰浮夸,骈四俪六,此文章之华也;任重道远,述往昭今,此文章之实也。有华有实,此中华之所以为中华也。斯复兴之大业,舍传统而未由。我辈华夏之胄,及此焉可忽哉。

联系我们

地址:天津市海河教育园区雅观路135号32号教学楼,300350
邮箱:maths@tju.edu.cn
电话:+86 (0)22 27402850
传真:+86 (0)22 27402850

Copyright@2017 天津大学数学学院 版权所有

扫码关注学院最新动态